山东4考生被志愿遭篡改高校录取 盼原高校补录

时间:2016-08-18 作者:天一泵业 

单县一中。

2016年8月5日晚,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看守所的关押名单上多了一人。他在这个夏天的高考中考了521分(山东省高考总分750分)。

他是山东单县一中的复读生陈一佳。已被长春工业大学录取的他本应像其他考上大学的同学那样,边憧憬美好的大学生活,边好好享受这个暑假,可是因为篡改同学志愿,这一切都落空了。

一位被其篡改志愿的考生家长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从警方那里听说,陈一佳被押上警车前,父亲陈永问他,“你到底改了几个同学的志愿?”陈一佳回答:“就两个。”

8月6日,经过单县警方审讯,陈一佳承认非法盗用了同班同学高考志愿填报的账号和密码,但被盗人数不是两个,而是五个。警方以“侵犯通讯自由罪”将其刑事拘留。

目前,这五名同学中除一人因及时发现问题改回志愿未受影响,另外四人都被陈一佳篡改后的志愿学校录取。其中一位学生家长表示,家长和孩子们都觉得,被改的不是志愿,而是他们的人生。

8月11日,四位被篡改志愿的学生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至今都没想通,与他们没矛盾也没竞争关系的陈一佳为何要修改他们的志愿。

单县教育局。单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长付子栋11日向澎湃新闻表示,县政府在公安部门破案后,就立即整理好校方、警方、家长、学生的各方证明材料,并提交到菏泽市高考招生办,菏泽市也立即向山东省招考相关部门提交了相关材料。单县教育局一位孟姓党委书记也赶到济南,向山东省教育招考部门说明情况,希望可以解决这四位被篡改志愿学生的困境。

疑因“嫉妒、报复”篡改志愿

被陈一佳篡改志愿的田润、徐海、朱伟、范毅四人均来自普通的农民家庭,是他的同班同学。

8月11日上午,四人顶着35℃的高温从附近的村里赶到单县县城的一间平房里,这是田润姑姑田敏霞租住的房子,离他们母校单县一中步行仅需十分钟。田敏霞切了两个西瓜放在桌上,但四位同学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感谢,没人吃西瓜。

采访四位同学现场。在与澎湃新闻谈到陈一佳时,四位同学都显得很无奈,“和他只是同班同学,没其他交集,更没有过矛盾,高考报的志愿和他也不存在竞争关系。”田润、朱伟、徐海更表示自己平时学习不如陈一佳。四人都说,“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成为陈一佳篡改志愿的目标。

8月6日,经过警方初步审讯,暂定陈一佳篡改他人志愿的动机为“嫉妒、报复”。

“我觉得报复肯定不存在,但是嫉妒可能还是有一点的。”对于陈一佳的动机,其同班同学兼好友刘飞回忆起了他们高三生活的一些细节,“他一直想上中国石油大学,今年在班级写的高考目标就是要超过一本线。”

他说,陈一佳去年高考其实也达到本科线了,但是他觉得自己平时成绩挺好的,不甘心去上不好的学校,就选择了复读,“今年的高考他算是没考好,因为他平时成绩确实比田顺、朱伟他们要好,但高考却没考过人家,而且又是第二年了,可能心态有点失衡吧。”刘飞说。

“他其实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同学,性格也算外向,爱玩手机、爱打乒乓球,偶尔喜欢表现一下自己,出出风头,当我知道他就是改志愿的那个‘陈某’,感到不可思议,他没有理由这么做,而且我觉得他521分的分数也不是太难看啊。”陈一佳室友何宇还带着疑惑和不解的表情,“就算田润、朱伟、范毅高考分数都比他高引起他嫉妒,那徐海和张宁呢,这俩人分数都不如他啊。”

“后来听同学们之间的传言说,陈一佳似乎也并没有特别针对要篡改谁的志愿,他好像就是一个一个地用默认密码试,能登上谁的账号就改谁的。”刘飞说。

四名同班同学“被录取”

张宁是被篡改志愿的五人中唯一一位女生,因为她的谨慎,她也成为五人中唯一一个没有受到影响的考生。

7月23日上午9点,报完本科第二批次志愿后,张宁再次登录自己的高考志愿填报账号进行最终确认,但结果却让她吓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原来填报的志愿都不见了,只填了一个“山东英才学院”,有些六神无主的她立即给班主任王力打了一个电话,在和班主任确认系统没出问题之后,她就重新填报了自己原先的志愿并修改了默认密码。

王力在接到张宁电话后,觉得事有蹊跷,随后就在班级QQ群里提醒学生要修改填报志愿的默认密码。

张宁和王力当时都没有想到,这次“蹊跷事件”的背后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按照四位被篡改学生今年的考分和自己原本所报的高考志愿,田润应该被江苏警官学院录取去圆自己的“警察梦”而不是去潍坊学院读师范;朱伟应该被一本211高校新疆大学录取而不是二本烟台大学;范毅应该被青岛的山东科技大学录取而不是淄博的山东理工大学;徐海应该被吉林化工学院录取而不是这个自己从来没考虑报考的山东女子学院。

谈到自己“被录取”的困境,四位同学都陷入了沉默。

“山东女子学院也挺好的,男女比例1∶9,找女朋友方便。”范毅的一句玩笑终于打破僵局,性格腼腆的徐海面对山东女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同学没有恶意的玩笑也只能尴尬地笑了一下。

回想起自己查到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那天的情景,徐海又低下了头。他今年高考考了498分,超山东省二本线47分。7月23日,他在家用电脑填报了志愿。

8月5日,徐海查到自己居然被山东女子学院录取,“我的六个志愿里根本就没有报过这个学校。”当天晚上,徐海和家人就到单县网络监察大队进行报案,在这里,他意外发现了同班同学田润和他姑姑田敏霞,他们一合计才发现,两人的个人信息都被盗用了,志愿遭篡改。

平时在班里就不怎么爱说话的徐海怎么也没想到,“罪魁祸首”就是同班同学陈一佳,“我都没怎么跟他说过话,而且我考的分数也没他高,他改我的志愿干嘛?”

据田润回忆,高考报名前班主任曾经下发过一张班级里每个人的个人信息表让大家传看确认信息,“陈一佳可能就是那个时候偷偷记下了我们几个的身份证号。”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 显示全文
上一篇:南京军转安置新规:营以下干部免试转入公安系统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