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网购24支仿真枪被判无期 法院称已经从轻

时间:2016-08-15 作者:天一泵业 

因网购了24支仿真枪被判无期的刘大蔚。受访者供图

近日,叶某非法买卖枪支被从宽判缓刑的消息引发关注。网购气枪1支、子弹964发的叶某,因适用今年7月来推行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这让刘行中想不通,为什么他的儿子刘大蔚因网购了24支仿真枪,被判了无期?

2014年7月16日,时年18岁的四川达州小伙刘大蔚,花30540元网购了24支仿真枪。当月22日,该批枪形物被福建省石狮海关缉私分局在泉州某物流公司查获。8月31日,刘大蔚被刑拘,后于9月29日被逮捕。

去年4月30日,泉州市中级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刘大蔚无期徒刑。一审判决书中称,经鉴定,送检的24支“仿真枪”有21支以压缩气体为动力发射弹丸,其中有20支具有致伤力,认定为枪支。8月25日,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刘大蔚的上诉,维持原判。

如今,刘大蔚被羁押于漳州市监狱。

3万多元网购24支仿真枪

2014年8月31日,丰收时节,四川达州大竹县村民刘行中和妻子一早就出门找收割机,儿子刘大蔚则躺在屋里打呼噜。“本想叫他一起下地,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承想,这成了父子间的告别。”刘行中说。

当天中午,刘行中接到县公安局电话说,儿子被带走了。赶回家后,当地公安和泉州海关递给他一张逮捕证,上面写着,刘大蔚涉嫌“走私武器罪”。

夫妻俩蒙了:“儿子的确打小喜欢玩具枪,但不可能干走私武器的事。”两人思前想后,唯一能想到的“疑点”,就是儿子7月16日在网上向“台湾卖家”购买仿真枪。

刘行中说,刘大蔚从小喜欢玩具枪,床头挂了十几支,从十几元到一百多不等。在当地,长辈们逢年过节都会送男孩子遥控车或玩具枪,这一点并不奇怪。此外,儿子前两年还曾在深圳一家玩具厂打工,厂里也生产玩具枪。

网购仿真枪的事情,夫妇二人也都知道,“儿子跟我们磨了好些天才被允许。当天我跟他一起去银行打的款,24支仿真枪,3万多一点。”刘大蔚的母亲胡国继说,就连买枪的钱,也是儿子打工攒下来的。

“当时儿子说只是仿真枪,威力很小,跟平时收藏的没什么区别,不能伤人。之所以贵,是因为‘做工精致’。”在刘行中看来,儿子一直懂事听话,也从没有因为玩具枪与人发生不快。

法院以走私武器判无期

刘行中表示,刘大蔚以前收藏的枪很多,但都是打塑料子弹的,打出去,连家门口电线杆子上的鸟都够不着。

“变化发生在儿子去深圳玩具厂打工以后。”刘行中回忆,2012年的一天,儿子在厂区附近捡到一张广告卡片,上面写着仿真枪收藏爱好者的电话。刘大蔚好奇,就打了过去。对方说“有仿真枪卖,比你厂里的做工好一点”。

2014年7月,对方给刘大蔚打来电话。当时他在大竹县老家等候征兵,就想着买两支收藏一下,但对方说“20支起售”。刘大蔚在网上看到对方传来的仿真枪图片后,越发喜欢,就征求父母意见。

刘行中说,儿子解释了很多遍,“就是一些做工精致的仿真枪,用来收藏的。”

对于法院以走私武器罪判处“无期徒刑”的判决,刘行中夫妇难以接受。他表示,儿子付款后没几天,对方就通知说“交易取消了”,钱也一分不少地退回来了。“他甚至连这批‘枪’的样子都没看到,怎么就被定性为‘走私武器’了呢?”

1枪支标准

销售无法射穿皮肤枪形物即非法

“买的时候儿子确认过是仿真枪,威力很小,只是做工精致些,拿来收藏的。”刘行中称,涉案仿真枪不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枪支,儿子也绝无走私武器的故意。

最终,这24支枪形物中,20支被鉴定为真枪。福建省高院二审判决书显示,对不能发射制式弹药的非制式枪支,按《枪支致伤力的法庭科学鉴定判据》规定,当发射弹丸的枪口比动能大于等于1.8焦耳/平方厘米时,一律认定为枪支。(注:“枪口比动能”指弹丸出膛后、在枪口附近位置时具有的动能与弹丸横截面积的比值)

据检察日报报道,类似的枪支鉴定标准,在香港是7.077焦耳/平方厘米,在台湾则是20焦耳/平方厘米。律师介绍说,2008年以前,这一非制式枪支鉴定标准还是16焦耳/平方厘米。

2001年公安部发布的《公安机关涉案枪支弹药性能鉴定工作规定》第3条明确规定:“对不能发射制式枪支子弹的非制式枪支,按下列标准鉴定:将枪口置于距厚度为25.4mm的干燥松木板1米处射击,弹头穿透该松木板时,即可认为足以致人死亡;弹头或弹片卡在松木板上的,即可认为足以致人伤害。具有以上两种情形之一的,即可认定为枪支。”

试验结果显示,当枪口比动能在10焦耳/平方厘米以下时,较难嵌入干燥松树木板,只能在木板上形成一定深度的弹坑;枪口比动能在16焦耳/平方厘米时弹头具备嵌入干燥松树木板能力的能量界限。

知名军事专栏作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法博士、军事及国际政治评论人朱江明介绍说,16焦耳/平方厘米是经过科学验证能对人类皮肤造成穿透性伤害的最低标准。按此标准,任何能够穿透皮肤、对皮肤以下组织造成伤害的枪械,均被认定为枪支。从数据上而言,目前的标准提高了近10倍,其制定依据是,1.8焦耳/平方厘米是对裸露人眼造成伤害的最低值。

也就是说,销售一支连皮肤都无法射穿的枪形物体,在现行管理制度中都构成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如果仅仅是销售杀伤力不大的仿真枪或玩具枪,对社会整体危害并不大”。

2量刑问题

“同案不同判”律师直呼差距太大

刘大蔚方面表示,案发时其刚成年,购买仿真枪仅为个人收藏娱乐而非牟利,且并未收到实际货物,亦未流入社会,情节轻微。

二审法院则认定,刘走私枪支多达20支,属走私武器“情节特别严重”,且无任何减轻、免除处罚情节,依法应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原审已充分考虑相关酌定从宽情节,从轻判处刘某无期徒刑,量刑适当。”最终维持原判。

近日,据媒体报道,通过网络购买气枪1支、子弹964发的叶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而此前因出售20支仿真枪被指控非法买卖、运输枪支的玩具小贩王国其,也终于得到无罪认定。今年8月,还获得国家赔偿43万元。

对于此类仿真枪案件“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大蔚的辩护律师徐昕 (微博)直呼“差距太大”。在他看来,此类案件的判决结果,似乎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

“判得轻的法官会更多地考虑到案件其他因素,而判得重的就只是按相关条款机械裁定。”徐昕说,眼下司法机关参照的枪支标准脱离生活常识,刘大蔚被判“无期徒刑”明显属于重判。

四川大学法学院刑法学副教授莫晓宇认为,从刑法角度来讲涉枪犯罪属于“法定犯”,和盗窃、杀人等“自然犯”不同。“法定犯”从本义上讲不一定是犯罪,只是法律作出了专门规定,例如除了有获取、持有枪支资格的国家机关外,任何人获取、持有枪支都算犯罪。

所以,刑法理论上讲,法定犯要求是“主观故意”的,即只有犯罪嫌疑人明知走私、制造的物品是枪支,才构成犯罪。本案中,若不能查明行为人是明知枪支而购买,就不能认定其为犯罪。此外,如果他在与卖家的聊天记录中一直用“玩具枪”“仿真枪”来指称购买对象,那么仅凭他在网上购买特定器械的行为,不足以认定其构成走私武器罪。

此外,按照刑法“谦抑性原则”,在没有证据证明行为人是明知真枪而购买的情况下,法律应做出有利于当事人的判决。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明 周佳琪

上一篇:解放军报:“军人优先”为什么会有争议?
下一篇:返回列表